我在心里给一美打了码

贾尼/裘唐/EC/神夏福华/锤基

声明

撸主我文笔真的小学一年级水平,写文纯粹是喜欢楼诚,如果不喜欢大可看到我的ID就跳过,我又不会逼着你看喽。

我是个护士,有的时候会上夜班,所以更文时间不定,但是尽量会填满开的坑。

我的树洞系列越写越偏题我是感觉到了。。尽量拉回来。

这种声明我就不带tag了。

明诚

明诚,小的时候还不姓明,连姓氏都没有只被唤作阿诚,每天挑水烧饭,吃不饱穿不暖,还要随时接受母亲的打骂羞辱。
但是有一天,一道名为明楼的阳光突然照在了他身上,再也没有偏离过。

“从今天起,你就姓明,叫做明诚。”
“大少爷。。”
“是大哥。”

“阿诚,我把你带回明家,不是让你成为明家的下人!你该有自己的生活,而不是一味地跟在我的身后亦步亦趋。”
“知道了大哥,我想学画画。”
“明天就帮你安排老师,还有,给我冲一杯咖啡,不要放太多糖。”
“.......”

“阿诚少爷,这些画都挂哪啊?”
“阿诚哥,给点零花钱嘛~”
“阿诚少爷,大小姐说家里要新置办些家具,让我问您意见。”
“阿诚哥,给点生活费嘛~”
“......”

“在明家我就是个下人嘛!”
“屁话!你要是下人我是什么人啊?!乖,有什么不开心的去床上说。”
“......”



明公馆日常

明台身为明家小少爷,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天不怕地不怕唯独怕自家大哥。

其实在小少爷还小的时候大少爷对他的宠爱也是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送小少爷去学校的时候看他鞋带开了亲自蹲下身去帮他系上。

直到有一天明·作死·台在学校打架了拉上了他二哥明诚当救兵,最后两人灰头土脸的不敢回家,让明家大姐差点报警,才让明楼意识到不该这么惯着明台。而且还让阿诚挂了彩,该给点教训。

“说!错了没!”明楼拿着戒尺看着跪着的两个孩子。
明台硬着头皮说着“我没错!是他们先骂的我!”
“还敢顶嘴!”说着一戒尺就打了下去,虽然没用多大的劲,但对于从来没被打过的孩子来说确实实打实的肉痛。

“啊痛!大姐!”第二下还没下来就跑到明镜身后。
“明楼你下手也没个轻重!肿了怎么办啊?!”
“大姐。。不是您叫我家法伺候的嘛。。”
“你还敢顶嘴!”
“我。。”
“噗。。”还跪在一边的阿诚实在没忍住笑出了声,遭了明楼一记白眼。
总之这件事被明镜一脸心疼给糊弄了过去,但也给明小少爷造成了阴影。大哥凶起来好怕怕。。

“好了别忍了,肩膀一抖一抖的你当我瞎吗?”
“阿诚不敢。”说着不敢,嘴角翘起的弧度怎么看怎么可疑。
默默叹了口气,越发觉得自己在这个家已经没什么威信的明楼一把拉过阿诚,让他坐在自己的腿上。
“大哥?!”
“打架打的裤子都破了,给你涂点药。”说着卷起阿诚的裤脚,露出了破皮红肿的膝盖。
“大哥不用,我没关系的!”以前被桂姨虐待的时候受的伤可比这擦破点皮重的多。
“乖乖呆着别动!”另一只手一把打向怀里人的屁股。
“哦。”一边害羞于大哥的动作,一边忍不住觉得心里暖暖的阿诚真的就一动不动的让明楼擦伤药。

“以后不许帮着明台打架,听到了没,弄得自己一身伤。”
“那他吃亏了怎么办?”
“我明家的少爷,我看谁敢!”

第二天明台放学回到家一脸兴奋的跟明镜讲那个跟自己打架的人多怂,才一天就跟自己投降道歉了,之前还那么嚣张的说他家多厉害,多有钱。
阿诚看着不动声色明楼一脸笑意。